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学生管理 > 研究生风采

博文约礼,厚达载道——专访经济学院教授杜两省

打印|关闭发布日期: 2016-09-20 15:21:20阅读

学海初涯,书山难攀

与大部分生于五十年代的人相同,杜老师的少年时代也是在物质匮乏中度过的。但“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也许正是年少时期的这段经历奠定了杜老师日后的根基。中学学习美术,高考报考南开大学哲学与世界史专业,但最终杜老师却因机缘巧合而来到东北财经大学。

杜两省老师生活照

谈起少年时代,杜老师笑容可掬,娓娓道来。祖籍位于有“表里山河”之称的三晋大地,明初时期家族东迁入鲁,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又回迁山西原籍,杜老师遂以“两省”为名。杜老师身上不仅有来自孔孟之乡的翩翩君子风度,还有缘起先秦故里的厚重大师气概。菏泽牡丹花香万里,郇阳古韵绵长悠扬,两省经历,兼具两长。

鲜为人知的是杜老师虽然是经济学者,但中学时期却是修习美术的艺术生。谈起这段经历,杜老师显得颇为得意。在初中的时候杜老师就写得一手好字,经常在学校里画报头、出板报,显露出在美术上的天分,于是高中就被分配到美术班进行学习。初入美术班时,由于有些同学曾经在县文化馆系统学习过绘画,和他们相比年轻的杜老师并没有优势,但凭灵性杜老师很快就展现出自己的绘画特点。据杜老师回忆,在一次画红旗时,其他同学都是规规矩矩地将红旗画得很平整,唯有杜老师画出了风展红旗的纹理和动感。当时教授美术课程的老师就断言,杜老师在学习时勤于动脑,日后定会脱颖而出。但人生充满了不确定性,有趣的是几十年后杜老师并没有成为一个画家,却成为了一名经济学人。

高中毕业后,杜老师被分配到当地的学校,成为了一名民办教师。由于早年学习美术的经历,杜老师又被借调到公社电影队进行幻灯片绘制和放映工作。当时正处在十年文革中,高等学校纷纷停止招生,学生高中毕业后无法升学,但杜老师没有放弃继续学习。1976年10月,“四人帮”被一举粉碎,“文革”结束。1977年,邓小平同志果断做出了恢复高考制度的决策,开启了高等教育的新篇章。然而在恢复高考之际恰逢揭批“四人帮”、宣传《毛泽东选集》第五卷出版发行的关键时候,电影队需要绘制新的幻灯片。为了能够参加高考,杜老师加紧绘制幻灯片,最终为自己争取了二十多天的宝贵复习时间。

备考时间紧张,再学习物理化学是来不及的,杜老师便选择报考文科。虽然时间紧迫任务繁重,但杜老师凭借持之以恒的努力和平时积累的文化课功底依旧考出了高分。谈起当时的高考,杜老师仍然记忆犹新,津津乐道。“地理有道题考‘暖锋’,我以为是‘暖风’写错了。问监考老师他也不知道”,“那年安徽有道考题是写出日本和澳大利亚的首都,大部分考生都知道日本的首都是东京,但能写出澳大利亚首都是堪培拉的就很少了”。在填报高考志愿时,杜老师出于对周恩来总理的敬仰之情毅然选择报考南开大学。但由于当时通讯和交通条件不发达,南开大学的招生人员没有及时收到杜老师的政审材料,就这样杜老师和南开大学失之交臂。而辽宁财经学院(简称辽财,现称东北财经大学)去山西招生的王富老师爱才心切,拿到杜老师的档案就不放,因此杜老师就来到了辽财。

求索辽财,学汇百川

一介从农村走出来的晋南青年只身来到山海关外的滨城大连求学,或许当时根本不会想到自己将会在这里不断成长,更不会想到自己会和辽财结下一生难舍的情缘。

因为杜老师一开始心仪的专业是历史学和政治学,对财经类学科的兴趣并不大,初来辽财并不习惯。但随着学习的深入,对于财经类学科的兴趣逐渐被激发起来,杜老师越来越喜欢经济学,大学四年始终在基建经济系名列前茅。

面对大学新生活,杜老师首先发现了自己的不足。“和城市的孩子比,最大的差距就是书读的太少,《东周列国志》、四大名著都没有读过”。杜老师认识到自身差距便奋起直追,当时辽财的图书馆还在砺金楼,只有四个阅览室,座位很难找,但这依旧无法阻挡对于阅读的热情。读书开眼界,专业知识也不能偏废。在没课的时候杜老师便带着《资本论》到学校前的二尖山上看,一坐就是三四个小时。正是这种刻苦勤学的品质,才奠定了最初的学术基础。

老师是辽宁财经学院“文革”后的第一批本科生,之后在辽财又继续深造,见证了我校教育三十年来风雨兼程的发展变迁历程。据老师回忆,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的学校只有三百多名教师和一千多名学生。当时知名经济学家、社科院研究员于光远来作报告的时候,同学们集中在礼堂中也就是现在的科学报告厅认真聆听,当时长条板凳不够坐,就在过道上,甚至在主席台上挤着听。经过十年“文革”的洗礼,同学们学习的目的明确,对知识的渴求十分强烈。杜老师感慨地回忆自己的求学生涯,“大连冬天寒风刺骨,当时条件差衣服不保暖,早上十分寒冷,但自己还是早起背英语单词;早晨天还没亮,晚上宿舍楼统一熄灯后,同学们就借着窗外路灯微弱的光亮来读书,我们把这称作‘凿壁偷光’”。

77级和78级学生比较特殊,不仅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学生,还亲自参与了当时辽财的基础设施建设,对学校有着浓厚的感情。从工作第一线考来的77级和78级这一批人,在工作中的表现也是相当优秀的,劳动技能水平高,不用培训就可以进行劳动,在参与当时辽财后期的校舍建设时也不怕劳动的辛苦。“劝学楼地面的水磨石就是我们当时在参加劳动的时候一点一点磨出来的。”与此同时这一批学生也是积极好学的一批人,由于之前的经历,他们学习的目的性和自制能力都特别强,基本不用老师来敦促和引导,总觉得需要学习的东西太多,学不过来,所以同学们当时的学习热情是我们现在所难以想象的。

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的辽财师资匮乏,学校计划在当时的大三学生中选拔一批进行定向培养,在毕业后留校担任教师。老师成功通过笔试及试讲等层层选拔,毕业后便一直留校至今。说起做老师的原因,和杜老师年轻时期的一段经历不无关系,“16岁高中毕业之后当过一段时期的民办教师,教中学数学,当时的学生都很服气我,我也就喜欢上了教师这一工作。”

经过在我校十几年的学习,杜老师打下了扎实的经济学理论基础,也塑造了自己勤奋踏实的学术品格。杜老师先后在《Social Sciences in China》、《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athematics and Mathematical Sciences》、《中国社会科学》、《经济研究》等国内外学术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80余篇;出版《有效经济增长与投资方式变革》和《投资与经济增长》;翻译出版《宏观经济学前沿问题》、《宏观经济学中的政治经济学》、《连续时间金融》、《国际工商管理大百科全书》等多部专著,学术成果丰硕。

大学之道,财园之思

老师不仅在学术上有卓越的成绩,对于教育工作、学生培养、大学精神等各方面也都有自己的思考。

从当初的稚嫩学子到现在的桃李四海,杜老师不仅是知名的经济学人,也是杰出的教育工作者。从事教育工作几十年来,老师思考总结了许多研究生教育方面的经验,“做老师要有做老师的样子,虽然现在社会价值观多元,但基本的价值观不能丢。要公平对待每一个学生,我尤其照顾来自农村的学生。当老师不能势利眼,也不能太物质,更不能在课堂上宣扬过于物质的东西。做老师要鼓励学生,不断挖掘学生潜能,使其潜能得到发挥。不能对学生看不惯,动不动就批评,要调动学生的积极性。好的老师是能和学生在平等的地位上无拘无束交流,而不是把自己放在神坛上让学生仰视自己。”

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杜老师就被选为财政部学科带头人,主持过十几项国家级科研课题,在国内外知名期刊上发表过数十篇论文,学术成果丰硕。在回顾和总结自己在学术上取得的成绩时,杜老师虚怀若谷,谦虚地将自己取得成绩的原因归纳为以下几点:“首先学习方法因人而异,人和人不一样,所以要认清自己的特点。我属于精力特别充沛的那种,在小学的时候午睡睡不着,中学在美术班也睡不着,于是就在宿舍速写素描,画舍友睡姿;第二就是专注。我曾经给中小学生写过一篇题为《把值得做的事情做好》的文章,就是在讲专注这件事;第三是要有自信。我1996年的时候38岁,是当时辽宁省最年轻的文科博士生导师之一。和同期北大、北师大等名校毕业的同学比,也没有被落下,这和我的自信心有很大关系,所以自信对一个人今后的发展很重要;第四是因为我遇上了好的老师。教基础课的宋广法等老师,定向培养后带我的钱从龙教授,我的博士生导师汪祥春教授,都给予我很大帮助。

在谈到财经类研究生的培养和对学术、科研方面的建议时,杜老师充满关爱而又态度坚决:“第一块是理论素养。学术硕士和专业硕士有区别,学硕培养更重视理论素养,专硕培养更重视实际应用。但无论对于学硕还是专硕,都要提高基本的理论素养。理论素养就是对微观经济学和宏观经济学基本理论的深刻理解和把握。很多经济学科的根基都包含在宏微观经济学基本理论里面,例如经济增长、经济发展理论是宏观经济学的一部分,而产业组织理论的根本在于微观经济学的市场结构理论。因为未来不知道要从事什么工作,所以不能因为“功利心”就不重视基本理论的学习。最基本的理论奠定了思考、分析问题的方式,这才是最为重要的方面。理论素养好,对未来可能遇到的问题就会有帮助。对同样一个问题,大家认识的层次有很大区别,处理问题的方法也不相同,导致结果有差异,这和我们的理论素养密切相关。因此以宏微观经济学为核心的基本经济理论一定要学,一定要学好;第二块就是研究生要掌握好基本工具。加强工具训练,例如统计分析工具,计量经济工具等。工具训练是为了构建经济模型。经济模型很重要,用经济模型分析、处理问题能显示出自身特点。模型使人变得更加敏锐,会让我们察觉使用的对策在什么方面是对的,什么方面有局限性。当用模型处理问题时就是掌握了一种科学的思想和方法。所以除了好的理论素养,还要有好的工具训练;第三块是要观察和了解现实社会。要知道理论是现实世界的映射,模型是对现实世界的抽象,离开了现实世界,理论就就很难产生,也无法发展。所以同学们在学习时要多关注现实世界中的各种问题,并运用所学的理论和工具对问题进行深入的分析和思考。”

东财“博学济世”的校训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东财人。对于东财文化和东财校训杜老师有自己独特的见解:“校训中的博学是指我们要多学,要学深刻的东西,要掌握精髓,力求博大精深。博学中学的东西,并不一定马上就能用上,但不能因此不去学习和研究。只有通过博学才有可能在未来更好地济世,而不是现在博学直接就是为了济世。济世是我们的理想和目标,也是东财学子的特点和使命。虽然我们大多是学经济学和管理学,但我们还是不要做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要有一定的道德情操。”

 “矫矫单飞已卅秋,合当聚首竟白头。匡衡破壁光犹在,祖逖击楫水不流。利禄应为云过眼,功名且作蜃浮楼。铅华洗尽滨城会,把酒狂歌诉离愁。”

这首杜老师在大学同窗毕业三十年聚会上写的诗,是他们这一代人最好的写照。年少勤勉求学,奋发图强;中年学富五车,大显身手;而现在则洗尽铅华,返璞归真。杜两省老师是东北财经大学发展的亲历者和见证者,也用三十多年的时光重新诠释“博学济世”的东财精神。